Cocanine.-

你们口中所述天道酬勤,现在我也尝试去相信.

天道好轮回 苍天饶过谁

讨厌愤青.

左月/稠靖.

[西国双星]在你死后After you died

cp:西国双星

by:左月


旧文细修重发,收录在<连辍>的打包集里.

sot同人中唯一满意的非南国.

标题不保证没有语法错误


*为什么不在评论找我玩呢




01.

  我的主人曾有意让我代替她,但是我不能,哪怕她是天下最优秀的傀儡师而我是她最出色的作品。我的金属结构学不会你的灵巧,我是这么对她说的。

  可她拍拍我的肩:“你会学会的,我给你加满了机油。”


  她给我的芯片内打满了程序,细致再细致,每一条都饱含爱意和她现在无法支持的充沛活力。我开了个很不有趣的玩笑,我说她把生命都输入给了我。结果她还是笑了,她说是的,就是这样,只不过我还要负责延长她的生命——得多起几年效用才好,不然对不起她。


  有时候我觉得她对我们傀儡真是太好了,就像是在和朋友说话一样,真挚又活泼,每次我们被嘲讽,她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嘿,他们可是我的家人哦,不许再这么说了!”不像什么其他人,阴阳怪气不知道在挖苦什么。

  不过这个保护者很快就要走了,悄悄地走,为了一切的人情世故她还要隐瞒着,只能和我一个人,一个傀儡说。她说南国的药越来越不起效了,她每天要睡十个小时!“天哪,以前我可以不眠不休工作好多天,待在车间里和同事讨论零部件。那些日子多么快活啊!可是现在不行。”


  她在病床上为我编写程序的日子里没人来看过她,她说她告诉别人她去旅游了,去沙漠和雪原,海滩和森林,总之在别人想象中她全都去了一遍。

  可是她未曾踏出这屋子一步啊!我在心里反驳着,却发不出机械音——也是她录入的音。她叫我别想那么多,把记忆都忘掉。“等我写完这张芯片,你就是我,我们约定好啦!击掌!”


  我违心地抬起手,两双同样冰冷的手敲击,声音清脆。




02.


  我听她提起很多东西。闲的时候她话很多,不似工作时的冷静。她从自己的出生谈到佣兵团的日子。那可真是个传奇!当初没人想到那个孱弱的女婴能活过三个月!更别提——“成为佣兵是我的梦想,现在我实现了,多棒啊。”

  唯独一件事我们绝口不提,就是那个沉默的红发男人。我曾见过他一面,那时的我躲在金属柜里,只有半张脸庞,用残缺的双眼从缝隙中看去。他们交换了任务事项,男人要走的时候格洛莉娅以一个非常勉强的姿势揪住他的领子,分享了“最后”一个吻。

  她克制得多好啊。他走之后她扶着墙咳嗽,一边咳一边笑。此后他们再没有见面。离开岩城的时没有人送别她却轻松地长叹。



  我发觉她的被褥越加越厚,她常和我喊冷,叫我拿来外套;一会儿却又脱去了,这种时候还不安分。明明是春天,窗也不能开。有次我和她说,等她好了我就陪她真正地去一遍她跟我讲的维尔哈伦和弗尔萨瑞斯。话一出口我就觉得僭越,尴尬捂了嘴,更糟糕的是她难得没有笑。有节奏的键盘声回荡在房间里,我觉得那声音特别可怕。


  “回去的时候告诉他,塔帕兹的天很蓝,楻的藤蔓扭扭捏捏格外缠人,艾格尼萨特别冷,还是弗尔萨瑞斯最好。别说什么不信了,我们,不是都去过了吗?”


  终于春夏交接时她写完了芯片。我坐在床边背对她。她撩开我后颈上一块仿真皮肤,把那个小方块插入了皮肤下的凹槽。



  两周后我将住所收拾干净,我可以把嘴角勾起到和她一样的弧度了。离开的时候我绕到去了她的安眠地。还有什么事没有做。

  是啊,她最后还是忘了什么。我什么都学得会唯独这一样,她没有告诉我如何去爱他。

  我站在她的无名墓碑前虔诚地道歉,我说抱歉,我无法代替你爱他。我听见她的声音从我口中发出,不带一点起伏。




03.


  我回到了故土。


  我想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同,早就发现了什么不同。起初他会叫我去吃饭,然后我把那些应该是香气扑鼻的食物塞进摆设的胃袋,徒劳地笑着夸赞。而他仍然沉默着,我深夜独自起身倒空容器并且按下冲水键,他听到了却一言不发。我想他要是难过就说吧,我还有由头去告诉他真相。可是他不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我也就只能维持这个表象,艰难地跟在他身后。直到他习惯做单人餐。


  每次出任务我都觉得润滑油耗尽,实在是太难受了。芯片里的东西都在叫嚣着深爱而我无法作答,我只能呆滞地拖他后腿。是哪里出了错吗?可能我只是和他缺少默契。他曾提过,冷淡地提过独自完成任务,但是我根据芯片的指示拒绝了,芯片的主人绝不允许他再孤独下去,在人生出现短暂光明后继续孤独;而我也不允许,这对不起我的主人。


  于是我能做的只是给自己加润滑油。总是会适应的吧,他夜里的低喃,他梦里的女孩,清晨他恍惚地抱紧我,又因为我比常人低的体温而放开。



  为什么主人要保留我原有的记忆?是仍存侥幸吗?可是分明她才是最坦然的那个。和芯片争吵了很久我最终还是和他说开了。他该是知道那堆人情世故的,是谁加速了她的离开又是谁笑着看。我站在他旁边拿他最喜欢的声音跟他叙述一个事实,他正把小圆蝎放进油锅。末了等那东西变得酥脆,他说他知道了。


  接下来又是沉默,我执行不了任何一个指令活跃气氛。我和他对面对坐在餐桌两旁,他解决了一盆小圆蝎起身去洗盘子。我听着水声想,主人犯了第二个错,她真的不该保留我原有的人格。也有可能她最后已经混乱,忘记了删除。


  他把盘子放进橱柜走回来,抬手揉了揉我的头。褐色的仿真发丝还是有些许色差,它们在阳光下是黯淡的。我清楚自己的缺陷,我未曾明白这一份传达给我的混乱的感情。

  这段感情的维护者不该是我而是结婚证。




05.


  “她已经离去了。像是破茧而出的蝴蝶,翅膀轻盈载着千钧重的爱与思念去往天堂。而我是她留下的空壳,是一种纪念。”


  我顺了我主人的心拔出属于我自己的芯片,这一刻之后我和她将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我仍然无法代替她去爱他,机器的大脑太过单调。


  装不下她绚烂的爱。


end.-



原本用子博发的,死活无法在tag显示.先这样将就一下,热度过了转到子博好了((

评论(8)
热度(75)
  1. Cocanine.-Cocanin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xpress.-
    这个tag的能力,对文的能力,大概也就这样了吧。精修比以前热度还低,从侧面反映了些什么呢:D

© Coca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