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anine.-

你们口中所述天道酬勤,现在我也尝试去相信.

天道好轮回 苍天饶过谁

讨厌愤青.

左月/稠靖.

[西国双星]在你死后After you died

cp:西国双星

by:左月


旧文细修重发,收录在<连辍>的打包集里.

sot同人中唯一满意的非南国.

标题不保证没有语法错误


*为什么不在评论找我玩呢




01.

  我的主人曾有意让我代替她,但是我不能,哪怕她是天下最优秀的傀儡师而我是她最出色的作品。我的金属结构学不会你的灵巧,我是这么对她说的。

  可她拍拍我的肩:“你会学会的,我给你加满了机油。”


  她给我的芯片内打满了程序,细致再细致,每一条都饱含爱意和她现在无法支持的充沛活力。我开了个很不有趣的玩笑,我说她把生命都输入给了我。结果她还是笑了,她说是的,就是这样,只不过我还要负责延长她的生命——得多起几年效用才好,不然对不起她。


  有时候我觉得她对我们傀儡真是太好了,就像是在和朋友说话一样,真挚又活泼,每次我们被嘲讽,她都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嘿,他们可是我的家人哦,不许再这么说了!”不像什么其他人,阴阳怪气不知道在挖苦什么。

  不过这个保护者很快就要走了,悄悄地走,为了一切的人情世故她还要隐瞒着,只能和我一个人,一个傀儡说。她说南国的药越来越不起效了,她每天要睡十个小时!“天哪,以前我可以不眠不休工作好多天,待在车间里和同事讨论零部件。那些日子多么快活啊!可是现在不行。”


  她在病床上为我编写程序的日子里没人来看过她,她说她告诉别人她去旅游了,去沙漠和雪原,海滩和森林,总之在别人想象中她全都去了一遍。

  可是她未曾踏出这屋子一步啊!我在心里反驳着,却发不出机械音——也是她录入的音。她叫我别想那么多,把记忆都忘掉。“等我写完这张芯片,你就是我,我们约定好啦!击掌!”


  我违心地抬起手,两双同样冰冷的手敲击,声音清脆。




02.


  我听她提起很多东西。闲的时候她话很多,不似工作时的冷静。她从自己的出生谈到佣兵团的日子。那可真是个传奇!当初没人想到那个孱弱的女婴能活过三个月!更别提——“成为佣兵是我的梦想,现在我实现了,多棒啊。”

  唯独一件事我们绝口不提,就是那个沉默的红发男人。我曾见过他一面,那时的我躲在金属柜里,只有半张脸庞,用残缺的双眼从缝隙中看去。他们交换了任务事项,男人要走的时候格洛莉娅以一个非常勉强的姿势揪住他的领子,分享了“最后”一个吻。

  她克制得多好啊。他走之后她扶着墙咳嗽,一边咳一边笑。此后他们再没有见面。离开岩城的时没有人送别她却轻松地长叹。



  我发觉她的被褥越加越厚,她常和我喊冷,叫我拿来外套;一会儿却又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