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anine.-

你们口中所述天道酬勤,现在我也尝试去相信.

天道好轮回 苍天饶过谁

讨厌愤青.

左月/稠靖.

临终絮语

我要罢工了,半成品你们看着玩。电脑键盘修好之前我他妈不想写了一个只有软键盘的破玩意儿写还写的什么东西。

你企还不发维鲁特角色歌,玩毛。

“*”需要写注的,我还没写。

感觉我赛太可怜,他那个废掉的左臂我不提了。


前提:D天选者和神力人造神力在末日后消失。天选者变为普通人,人造者受到天谴,表现为神力逐渐衰弱、身体残疾、早亡。

Express.-:

before-


  "兔崽子,给我过来."

  深秋了,天气冷得厉害.他今天少有地生了炉子,搬了把小椅子窝在火旁,笑盈盈地招我过去.(虽然这语气仿佛我欠了他五十个金)


  "老头子,什么事?"

  我放下还没补好的渔网,跨过地上的一团乱麻走过去.该死的星斑鱼*!市价贵又如何,咬破我的网,这下本钱都收不回来哩.


  "别捣腾你那些网啊线啊了.天气这么差,明天又出不了海.你以为吃饭靠你啊?我枕头底下藏着几个金,明天自己拿一个去,换开来,别花完了."

  他今夜心情似乎格外好,换了往日我叫他老头子是得吃一顿打的.摇曳的火光映亮他的脸庞,没什么反常,沟壑纵横而精神奕奕.

  他架着二郎腿,双手搭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前后摆动,还没往下说些什么就先站起来.我不明就里,跟着起身,却发现他只是在找他的烟管.


  他找着了,在鱼竿边上."坐下,乖一点,想想你在孤儿院的时候.听老师讲话!我算你半个父亲,就是半个老师了."他颤颤巍巍地坐回那个小椅子,大约是雨天腰背又不爽利了.

  "今晚上我给你讲个故事,过了这村没这店."

  他吐出一口浑浊的烟雾,话里都带着回味.



00


  他给我讲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睡前故事.好吧...好像也算不得睡前故事.那时候我已经很大了.不过你没有关系.你还小.



01


  他开篇谈了他的出身,用一些极其含糊、几乎完全是主观感受的语句拼凑出了他的故乡.我们已知的只有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以及他捕鱼的技能是幼年和长辈学会的.十分可惜,那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没能给他带来什么梦幻的童年.相比于你,大可形容为"未开始便已结束的孩提时代".


  是有那么一点科幻的味道.他活下来的原因是他获得了影神力,一种可以化作影子到处穿梭,或者凝聚那些黑乎乎的东西变为利刃的力量.顾名思义,这是个黑夜里吃香的神力.在当渔夫前,他有个好听的名号:"影杀."


  你非要把"神力"叫做"超能力"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知道你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所谓影神力,如果我说三十年前有过一场末日,你同样也不会相信.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在教科书上学到.但是它们真实存在.


  这种超能力是人造的.不是说天生神力的人没有,恰巧他不那么走运又格外幸运而已.南岛的高层做过不止一票这种勾当,只因为南国神力者太稀少,组建不了军队与东楻抗衡.他们是在找出路,只可惜找出路找到歧路上去了.



  "无数个村庄毁于秘密实验.实验品条件苛刻且成活率极低.你老头子我现在活得这么长,证明什么?证明我厉害!比他们厉害多了!"

  他抖掉烟灰,昂着头嚣张地说,仿佛回到了在学院猖獗的时候,春风满面.


  紧接着他咳嗽起来,许久吐出一口浓痰.我关牢了窗.

  没了寒风助长气焰,那团火很快平静下来.

  


02


  我很抱歉,这个故事似乎不那么对你胃口.我们来说点有趣的故事.女孩子对罗曼史总是感兴趣的,是吗?我常听你妈妈这么说.


  他的青年岁月并不寻常.有句话我不记得出处,里头的比喻很恰当.

  那是他"漫长黑夜里的白昼".*



  黑夜是从他离开故乡开始的.他在实验基地呆了不短的时日,打针吃药换了很帅气的神力,之后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了.有人要求他和他的同伴进行训练,于是不论他们的意志,每人都收到了定制的课程表.

  刀刃切开皮肤的感觉都恍若他小时剖开鱼腹,百万次模拟,他已经可以在一念之间夺人性命.他是影子,小心你的后颈,他热爱那块区域.


  他成为那些人的利刃.一个无依无靠的人,凭无名忠诚吃饭.



  "我至今说不清楚我是恨他们还是感激.是那些人养大了我,是那些人毁了我;是那些人让我遇见他,是那些人——"

  "这句话你说了好几回了.他们杀了他."我满不在乎地接上,成功地噎住了那个老头,"你直接说你恨他们好了,别装出感恩的样子."


  "我是说如果我一直在那个村里捞鱼,我也不会好心到养你的.不谈这个."他赌气似的狠狠吸了一口烟.这样忽悠过去了.



  我记得我向你提起过,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所以你小时候好玩叫他怪物爷爷;随着能力的增长,他愈发不服管教,屡次单独行动后被组织中止了一切任务.想要役使长大后的怪物是需要缰绳的,这才有了他的罗曼史.


  他遇见的人名叫维鲁特·克洛诺,在某种意义上是他的监护人,这就是为什么克洛诺先生小他一岁,他们却依旧同级.



  "维鲁特·克洛诺.那是他的名字,你记好了.不过你是跟着我姓路普的."

  他极郑重地和我提起这个名字,三分敬畏,四分亲切,剩下的是怀念还是遗憾不得而知.



  这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



03


  "我曾经是个负债的.但是,我欠他们的,干了那么多事我早还完了.本少爷...我可没那个兴趣给他们卖命."

  "我想回去了..."


  我和他最后都没有返回南岛.



  他爱他的故乡,或许爱,或许不爱;或许只是个精神寄托,但足以影响他的行动.

  开学典礼那天他就翘了课.秋高气爽的季节,于他来说阳光太过珍稀,以至于忘记了逃跑,躺在国军院最大的樟树下睡给了一整个白天;黄昏时翻墙跑到白港的海边,漫天的火烧云点亮他的双眼.这曾是他的世界,这是他的世界;他少有地想起小时候在海边撒网捕鱼的日子,便沿着海岸线奔跑起来.浪花亲吻他的脚尖,海风拂过脸庞,像是宣告世界如此美好.


  这场奔跑的终点是一双擦得光亮的军靴.他突兀地停下,面前人开口:

  "没想到通缉令不需要发了."


  没有流星划过,黑夜却退去了.这是太阳的主场了.



  "我吓了一大跳,猛地抬头才看清他手上拿的小型追踪器.应该在我的制服上动了手脚,他就像是驾轻就熟的狱卒."

  "但是他没有和上头告状.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样帮我的忙.初到国军院我出勤率低得吓人,也没被德育处骚扰."

  "我问过他,他只是说,'我的职权只是监督你不做出有损组织的事.其他的,你毕不了业我都不会管你.'"


  我没能有幸见到这位克洛诺先生.我和他多年相处,勉强能猜出克洛诺先生在他领养我之前就去世了.这三十年他甚少提及,我只在行李里翻到过一张破旧的照片,上面的少年银发红眸,身材挺拔,我猜就是他.




评论(4)
热度(10)
  1. Cocanine.-Express.-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罢工了,半成品你们看着玩。电脑键盘修好之前我他妈不想写了一个只有软键盘的破玩意儿写还写的什么东西...

© Coca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