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anine.-

你们口中所述天道酬勤,现在我也尝试去相信.

天道好轮回 苍天饶过谁

讨厌愤青.

左月/稠靖.

我要是写完我的作业就写不完所以不许打我

花间枯叶蝶


十三岁的埃蒙`J在佣兵工会遇见穿着初中制服的格洛莉娅`维拉小姐,当时还奇怪了一下哪里来的小姑娘,然后看见长老从里面走出来.

——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她以前也来过,等他父亲.


如果十四岁没有再遇的话相信他肯定是忘却了这事,但是神明有安排,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埃蒙当上了A级佣兵就注定要认识格洛莉娅了.

A级资格授予仪式的后台埃蒙被一只小手拉住,低头发现面前人有点眼熟.昔日的小姑娘现在穿着干练的服装,手一压鸭舌帽要求他在仪式后来试一把剑.他点了点头权当答应,没想到午后还真的被拖去某长老家地下室做实验.

格洛莉娅绝对没有打过他的可能性,但是从此之后埃蒙就失去了拒绝她的发语词.抓起那柄剑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习武人与武器特有的共鸣,虽然从工艺上来看火候尚有不足,但是

他一个人养活自己 遇到这么一把合适 还免费供应的

"信得过我的话以后你的武器我包了,不过每次要告诉我怎么改进才行啊我的评测员."

他认真地点点头,胸前的十字架因此摇晃了一下,金属光泽引起了维拉小姐的注意,但她最终没有说什么.


她的进步比埃蒙想象的要快百倍,这得益于亲力亲为的实践精神.在拥有自己的工坊和雇佣工之后我们仍然能在流水线上看见格洛莉娅的身影.工人们说他们的boss从来不会局限于设计图,定制品要配得上价格,所以从这里出去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

"还提供保修服务哦."这是个很诱人的交易筹码.


埃蒙十七岁的时候收到了人生中第一份生日礼物.虽然那天是格洛莉娅当上A级佣兵的日子(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这份礼物并不是格洛莉娅亲手递交的,原因是她拎不起来,所以送的时候也少有的不太自信,有点担心是否会出纰漏,在埃蒙直接背到身后时才绽开笑颜,埋怨这巨剑从绘图到亲手打制花了多久,千万不能弄丢云云.

"大个子你觉得这个重量怎么样?"

"好."

"真的不会太重?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重的订单."

不知道哪根筋搭牢了,埃蒙抽出剑,示意格洛莉娅握住剑柄,然后他握住格洛莉娅的手

——"正好."看上去拎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忽略格洛莉娅通红的脸.




评论
热度(7)

© Cocan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