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毙

天道好轮回 苍天饶过谁
虽然天道酬勤总是不会错的

左月/稠靖.
肥胖女孩快乐人生.

公共电话亭外是细且密的雨幕,雨水一齐坠落在柏油马路上时发出了持续的嗡鸣声。安迷修想起他对这座城市来自搜索引擎的初印象,潮湿多雨,阴天多晴天少。不过等他真的搬过来时才意识到的常备雨具的重要性。

即使电话亭是不受雨水侵扰的一方小天地,但空气中还是充盈着水汽和青草泥土味。水珠顺着玻璃坎坷地滑落,风轻轻抚摸着门。路上很少有车经过打破这片沉寂,行人也几乎没有,除了刚才匆匆逃窜而过的几个年轻男女,似是KTV打烊不得不冒雨而走,步伐里带着歌声。也很快消散。

公用电话就在他身后,屏幕泛着绿色的荧光安静地等待他去拾起听筒。或许借用这里避雨的代价是得把零钱交代给电话机吧。安迷修仔细地从钱包里取出了积攒许久的硬币们,而电话机无声地吞咽着他的吝啬。

打给谁呢?

这个时候不能去打扰可爱的小姐们的。她们应当已经睡下、享受雨夜独有的美好梦境了。这个时候叨扰家人们显然也不合时宜。究竟谁是他能在深夜里交付真心的对象呢?

有一串数字烂熟于心。

安迷修真的不知道雷狮有没有换电话号码,忙音的十秒钟里他已经想好了向不同对象道歉的说辞。可是对的人接起了电话,他说“喂”,语音里带了点不耐。
用公共电话打给你你肯定不会知道是我吧。安迷修这样想。此时他不能什么都不说,于是他也说“喂”

对面愣住了。


“我现在在的这个地方正在下雨,而我在公共电话亭躲雨。想打个电话排解寂寞顺便等待雨停。”

……

“非常抱歉……非常抱歉打扰了你。”


“安迷修。”
在他快要挂上电话的时候:
“你现在在哪里?”

安迷修的泪腺好像和这座城市跟着学坏了,它在听到对方声音的同时开始鼓胀算的。朦朦胧胧地他听到了光明对流浪者的呼唤。可是他现在又在哪里呢。







cue了一下《挪威的森林》
考完试我想会加长的吧。

评论

© 暴毙 | Powered by LOFTER